特首林鄭月娥自上任後,便推行一連串的房屋政策,她強調以置業為主導,建立置業階梯,為不同收入家庭重燃置業希望,社會各界的反應都是向好及正面。早前她接受傳媒訪問,提到全港出租公屋單位將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住屋需要,日後將大部份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她的言論隨即引發社會爭議,有多名的議員及團體表示不滿,批評政府從未解釋80萬這個數字的由來,質疑「3年上公屋」的目標是否仍然存在,又要求解釋為何在不諮詢房委會情況下,林鄭月娥輕言將「綠置居」恆常化。

為釋除社會及公眾焦慮,特首林鄭月娥再次解畫,並公開致歉,她澄清在訪問中討論的只是一個房屋政策概念的問題,80萬並非出租公屋的建屋目標,更不是為公屋單位數目封頂,強調房屋供應以「長遠房屋策略」為基礎,建屋量相比長策只會有增無減,不存在「走數」,她重申政府致力縮短公屋輪候時間,同時透過置業階梯上移,騰出單位給有需要的市民,至於推出「綠置居」替代出租公屋的數量,仍然有待房屋委員會評估及日後公屋居民對於出售資助房屋的反應及需求。

香港的房屋問題從來都是死結,不易解開,當年董建華提出每年供應不少於八萬五千個住宅單位,希望十年內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擁有自置居所,可惜亞洲金融風暴的出現,使香港樓價一落千丈,目標不能實現。事實上,自2003年後香港經濟復甦後,樓價開始拾級而上,置業已成為香港人的人生目標,近來香港人怨氣、憤恨及壓力都是同住屋需求有關,過去佔中、旺角暴亂及港獨主義抬頭,都是由於年輕人感到社會無助,貧富越來越懸殊,望「樓」輕嘆,這些深層次的予盾必須正視,否則計時炸彈理藏越久,爆炸力一發不可收拾。

我認為林鄭月娥提出將大部份公屋轉綠置居是可行,因為每賣出一個綠置居,就可以騰空一個公屋單位,分配給一個輪候冊上的家庭,基本上是「一對一」,不會減少公屋供應的數目,而且這些公屋分佈在香港、九龍及新界,輪候人士可根據自己的需要及工作地點選擇不同的區域,避免所有低下階層住在同一社區,出現所謂「貧窮村」,製造社會分化,這都是有利社會的發展,善用社會的資源。現時很多公屋的人士經過多年的奮鬥及努力,已變成公屋富户家庭,鼓勵他們購買綠置居,有助釋放公屋單位給予有需要的家庭。此外,長遠可減輕政府財政負擔,因為政府賣出綠置居,可收回建築成本,大量現金入賬,日後的維修費、管理費及差餉由新業主負責,政府可將資源投放其他的用途。

所以公屋轉綠置居是一石二鳥的雙贏政策,現時房屋的需求極大,綠置居的定價在公屋人士可負擔水平,極具吸引力,特首林鄭月娥是好心做好事,如果社會上有七成人有自置物業,社會的爭拗及怨言就會減少,提升歸屬感,長遠對香港的經濟發展有利。

鄧慶年
董事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