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某外資測量師行發表2018年「財富報告」,該報告調查顯示,2017年亞太區擁有資產淨值約3.9億以上的超級富豪,日本有9,960名,成為亞洲之冠,其次是中國內地有8,800人,而香港排第三,共有5,140人,較2016年4,290人多出850人,按年增加20%。但以人口比例計算,香港平均每10萬人,就有近70名的超級富豪,遠遠拋離第二位新加坡錄得的近25名,比第三位的台灣只有近9名,大幅高出61名,最多超級富豪的日本排名第五位,只得近8名,而中國排名第十位,僅得近0.7名。該報告亦指出香港的超級富豪比例為亞太區最高,亦是全球第二高。

我明白亦不理解以上的調查是根據甚麼數據、數字、分析及來源得來?按照正常的推理,任何人都不會將自己的身家、財產及擁有的物業公諸於世,特別是超級富豪,更不會將私人資產數目向別人透露。事實上,有錢的人不會講,無錢的人怎講也不會信,如果私人公司向銀行、金融機構或政府有關部門查詢超級富豪的資產財富,我相信基於人生安全及私隱保密的理由,有關的公司或政府部門絕對不會發表任何的數據,所以以上的數字值得懷疑,不可盡信,因為數字有可能誇大,亦有可能確實的數字不止此數,但是數字的真或假並不重要,最重要香港地產蓬勃確實帶來巨大的財富,亦不斷製造超級富豪。

香港人的財富主要來自地產,所謂「人無物業不富」,過去十多年,樓價節節上升,越升越有,由2003年的地產最低潮升到2018年,樓價累積升幅達到5倍至8倍,升幅可為驚人,樓價暴升製造「財富效應」。以下是就是一個典型「財富效應」的例子,有個認識多年的客户曾對我說,在2008年美國發生「雷曼事件」引致全球金融海嘯,香港經濟受到打擊,樓價下滑,他認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亦看好香港未來地產的發展,在2009年他持有約二仟萬現金,他開始不斷購買物業,透過槓杆效應,今天的物業總值已達十多億,他現時只是五十多歲,從不靠父蔭,只是白手興家,做好自己的本業,辛勤工作,透過物業投資,成為超級富豪。

最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表新政府首份「財政預算案」,2017-2018年度盈餘預計共錄得1380億元,創回歸以來的新高。為與市民分享成果,政府大手派糖,推出約524億元紓困及稅務寬減措施。香港有這龐大的盈餘,歸根究底都是拜香港高地價政策所賜,根據政府的數據,香港財政收入的來源主要來自以下的項目 :

1) 賣地及補地價

2) 印花稅、差餉、地租、物業稅及博彩稅

3) 公司利得稅

4) 薪俸稅

以上項目都是與香港的地產息息相關,香港的稅基是非常狹窄,我們沒有資本增值稅、沒有銷售稅、大部份貨品入口沒有關稅及大部份的香港人不用交稅或只付很少的稅。港人的財富及香港政府財政收入主要都是來自地產,地產帶來「財富效應」,「財富效應」製造「超級富豪」,香港政府深明道理,不會大石亂投,令樓價大跌,影響香港經濟及金融穩定。

鄧慶年
董事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