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踏入第二季,香港的樓價仍然持續上升,似乎看不到有下跌的跡像,雖然第一季經歷股市大跌、美國加息及中美可能出現的貿易戰,香港的樓市就好像一座大山,無論颱風黑雨、行雷閃電或冰天暴雪,整座大山不但沒有大冧,而且越堆越高。幾乎每天的報紙都報導各區樓價破頂,大家不厭其煩重複講樓價已升到新高,與購買力已嚴重脫節,但新樓盤依然賣個滿堂紅,越賣越貴,越貴越多人買,二手樓的樓價亦你追我趕,例如太古城也賣到每平方呎20,000元,短短一季個別地區的樓價已升超過10%,樓價指數已升了23個月,但升勢的步伐仍然未有停止。

香港的樓價高企最大的因素是土地及房屋供應不足,所以上一屆梁振英政府推行需求管理措施,即所謂「辣招」,目的透過大幅增加印花稅控制需求,阻止抄家及投資者入市,令真正的用家受惠,可惜只能阻止本地的抄家,未能阻止大陸及本地的投資者入市,他們慷慨地支付15%–30%印花稅購買住宅。看看最近有個北角新樓盤,成交價達每平方呎5萬多至6萬多元,買家都是大陸人,部份新樓盤的買家甚至有超過50%都是來自國內的資金,因此「辣招」不是無效,只是擋不住國內資金的湧入,大陸人為了走資,不理樓價的高低,不理印花稅的輕重,只求盡快將資金透過購買香港物業撤離大陸,方便日後轉移。如果香港沒有「辣招」,可能全民皆抄,香港的樓價升到不可想像,甚至可能已提早爆煲,整個香港的經濟及金融體系出現崩潰,情況有如1997年的金融風暴,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辣招」存在一定的效力。

今屆林鄭月娥新政府明白「辣招」不是最佳良藥解決高樓價的問題,她知道要從土地及房屋供應才能有效根治問題,所以她上任後既不加辣,也不減辣,為避免社會爭拗,於是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委任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遠輝擔任主席,目的透過小組對開發土地建立社會共識,這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最快於本月底展開為期五個月公眾的諮詢,小組將會就着本港土地的短、中、長期規劃,定出18個供應選項,進行廣泛的公眾諮詢,諮詢會詳細討論每個選項面對的挑戰、土地潛力,以及何時可以供應土地。

這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已成立七個多月,花了大量時間才找出可供應選項,據我瞭解這些選項大多是天馬行空,不切實際,遠水不能救近火,而且涉及收地賠價、補地價、重新安置或填海工程等,這些都是引致巨額賠償、司法訴訟及長時間安排。現時樓市水深火熱,刻不容緩,我認為最短時間、最有效及最直接的方法是發展郊野公園及改變綠化地帶用途,這些土地都是政府土地,不用收地,不用安置,不用賠償,只要經城規會批准改變用途就可以,新界不少的土地都是郊野公園及綠化地帶,只要撥出數個百分點,就能容納數十萬人居住。

政府做事必須有決心,有承擔,敢解決,不能畏首畏尾,否則永遠不能解決香港嚴重的房屋問題。

鄧慶年
董事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