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個月前我和朋友茶聚,大家談論的話題環繞香港樓價高企、房屋供應嚴重不足及政府的房屋政策是否有效等,當談到特首林鄭月娥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由黃遠輝出任主席,大家都質疑他是否合適的人選,有人認為他好像戰場的書生,有謀無勇,紙上談兵,由他領軍出戰,肯定一敗塗地,戰死沙場,有人更認為這個小組的成員大多是文人,商業智慧足,小組更是無牙老虎,搞不出甚麽花樣?樓價只有繼續升不會跌。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上個月26日正式就18個土地供應選項,展開為期5個月公眾諮詢,這個諮詢開始不足3星期,四方八面的建議及爭拗充斥社會,有些建議不但天馬行空,更是痴人說夢話,令人啼笑皆非,捧腹大笑,有些的爭拗更充滿火藥味,動口更動手,更有尊貴的議員為拿政治籌碼,提出不切實際的建議,雖然香港是個言論自由的社會,大家可發表個人的意見,但是太多的意見變成爭拗,不但未能凝聚共識,反而加深社會的予盾,真正的問題未能解決,更多的社會問題產生出來。

香港的私人住宅樓價已連升24個月,似乎越升越有,社會的怨氣亦越積越多,而公屋供應問題更越趨嚴峻,公屋的輪候時間由1年前的4.6年增加至5.1年,情況令人擔心和憂慮,反映房屋需求持續及累積,市場供不應求,已達到水深火熱。可是,這個所謂「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出的土地選項,根本不能解決現時嚴重土地及房屋供應的問題,這些選項大多是具爭議性的,就算解決爭議,得到共識,恐怕是10年後、20年後或30年後才有房屋供應,現時當務之急是要解決「近火」,不是找「遠水」去救「近火」,所以現時的房屋問題就如世紀大戰,領軍人物必須有勇有謀、不畏強權及果敢決斷,始能解決根本問題。

假如我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我會提出以下建議:

1) 向社會發出正面的訊息,指出香港未來將有大量土地及房屋供應,只要大家放棄成見、爭拗及私心,房屋問題很快就會解決。就如1997年前特首董建華提出每年推出八萬五個單位,樓市即時降温,樓價應聲下跌。

2)土地供應的選項只分短期及中期,短期為1年至5年,中期為6年至10年。

3) 為加快土地供應及發展,短期的選項不涉及收地、賠償及重置安排,而中期的選項可選公私營合作,造地時間不宜太長。

4) 短期的選項包括:

a) 綠化地帶

b) 生態價值較低的郊野公園

c) 空置校舍

中期的選項包括:

a) 利用新界私人農地儲備

b) 棕地發展

c)  填海造地,例如將軍澳、東涌及屯門一帶等

5) 成立賠償專組,盡快設立賠償機制,以配合中期向私人農地及棕地業主作出收地賠償。

6) 放寬輸入建造業勞工,配合未來大量的建築工程。

由於香港是個法治的地方,為避免太多的選項造成更多的爭拗及日後司法覆核,我認為土地供應選項6個已足夠,而諮詢期為3個月,諮詢期過後即作出抉擇,展開工程,避免夜長夢多,政府要拿出無比的氣及決心解決住屋問題,不是解決爭拗問題。

鄧慶年
董事總經理